回作家首頁】【回旗山奇首頁


旗山地名更迭始末探微

藍天地方文史刊物 2004/5/1

(已校正)

  滿清政府統治台灣期間,旗山地區領域、概括北部楠梓仙溪東里、涵蓋荖濃溪上游六龜里、下游瀰濃、里港等,南部即羅漢內外門里、崇德東里、嘉祥內里等。
  其中羅漢門里,實際上稱呼為東界關門,羅漢內門里,即現在之內門庄,外門里地域,北╮A由杉林庄、月眉庄,一直向南綿延至旗山街,南8邠w庄,V碡坑、延續到嶺口庄地區,統稱為羅漢外門里。
  早期,即在岡山湖內沿海平原地域一帶,業已世居著「西拉雅」民族,大傑顛社一係族群盤據,繁衍子孫快樂生活。
  時至荷蘭異族入侵進駐台灣,殖民統治期間,已漸漸承受荷蘭民族的教化。
  荷蘭民族,為了開發台灣進行農業拓墾,從中國方面引進大量,唐山農奴開墾農耕。
  西曆(一六六一)永曆十五年三月,鄭成功率領水兵大軍退守至澎湖,然後,再轉移朝向台灣推進,攻打荷蘭殖民地台灣,于三十日登陸鹿耳門,四月四日荷蘭守將「普羅氏」失守投降,五月二日鄭成功定台灣為東都,赤崁為承天府,改名「大員」為平安鎮,十二月十三日「揆一將軍」獻出熱荷城投降,荷蘭人統治至此終告結束,據台三十八年。
  當時台灣的人口,包括八萬的原住民,以及兩萬名的唐山漢族移民。鄭成功率領的軍隊及其眷屬,登陸後帶來移民一口氣在台灣島上增添了約三萬名漢族新住民,為台灣史上首次出現漢人集體移殖民。
  鄭氏軍隊至各地勘查,發覺糧食短缺問題嚴重,下令屯墾增產糧食,開始在『大員』地區落根,永曆十六年五月八日(一六六二),鄭成功登台不及一年猝逝年三十九歲。
  崇禎末年間,鄭成功軍隊登陸後,翌年屯墾部隊入侵『西拉雅』民族疆域,大傑顛社民,即遭受鄭氏部將討伐,欺凌,壓迫驅逐大傑顛社平埔族群,終於首次被迫,背鄉離井落淚揮別祖居家園。搬遷至大崗山背後丘陵山一帶。
  鄭氏官兵事後又大批向內陸推進,大傑顛社民,又不得不再度第二次遷移,轉向田寮方面前往內門庄,其中另一部份社民跨進外門里盤踞,重新開拓新天地。
  另一方面,世居在台南內陸的關廟、花壇一帶『新港社』一系平埔族群,時至康熙中葉年間,亦遭受同樣坎坷命運,被唐山漢人,新移殖族群侵犯奪取祖業園地,大舉向外門里地區徒涉移動逃生落根立業。
  西曆(一六八三)康熙二十二年,清朝終於派出船艦三百艘,三萬名大軍渡海攻打「鄭氏王朝」。鄭成功政權只維持二十三年,被改朝換代,清廷不願島上成為「鄭氏王朝」遺臣官兵,做為反清復明勢力的根據地。
  翌年清廷即頒怖渡台禁令,並同時強制新移民,唐山客撤離台灣島數萬名,回歸福建故里,嚴格限制福建沿海居民,偷渡遷移台灣島,必須按照法令規定申請渡台。
  然而,福建沿海一帶居民,卻未放棄渡台念頭,日夜覬覦,願再度冒險偷渡,橫跨衝破波濤洶湧的「澎湖黑水溝海域」。抵達夢中的樂園美麗蓬萊仙島台灣。據傳說該「黑水溝海域」數十年來,已被海怪吞噬,東渡冒險移民的寶貴生命不計其數。
  經過康熙中葉年間,除了避開官兵嚴密監視之下,為著子孫未來生存發展空間,再度一波又波偷渡的單身漢壯丁新移民潮。
  期間,清廷政府,公告渡台禁令,如同虛文,這就是台灣史上「羅漢腳仔」偷渡客之由來。
  唐山移殖民抵達台灣島上後,互相爭奪土地或成群結黨進行武力鬥爭,留下台灣械鬥史的一頁。
  康熙二十三年(一六八四)台灣島上,釐定規劃行政區域,設置一府「台灣府」;三縣,台灣縣、鳳山縣、諸羅縣,隸屬福建省管轄。
  康熙三十八年(一六九九)唐山漢人之足跡已伸展至羅漢外門里,發現該地域為中央山脈之另一支脈尾閭,與阿里山支脈相對峙,兩脈之間崇山峻嶺,中間夾著一條碧綠的溪流,是著名「楠梓仙溪」兩岸河畔被河水沖洗的泥沙淤積河床,丘陵地上定居著平埔族民,游牧狩獵及栽種果樹維生,地域名為「施里庄」。
  唐山漢人新移殖群眾,佇立在陵山上俯瞰外門里,窺探周邊四周圍環境,豐富饒衍,彷彿置身容入「陶淵明」世界裡,幽谷綠野、山林果木、碧水縈迴,陡峭斜坡形成溪谷景觀,溪谷兩岸遍佈蘆葦與水草,土地肥沃、水源旺盛,遠方兩岸峭壁之間,不時傳來獼猴嬉戲的聲音,溪水清澈見底,鯽魚群悠然追逐進食藻草,羌鹿蹤影,野兔奔馳,一片豐饒美麗絕倫美景,宛如世外桃源,內心蘊藏著美麗的遠景,就在眼前散發出一谷芬芳氣味,落腳安居好天地。
  楠梓仙溪東里,即概括北部一帶荖農溪流域,廣大地區跨入屏東平原地區。屬為「鄒族」原住民領域,同時期也有漢化平埔族民分佈聚居。
  夙昔,有四社平埔族領域,是台南方面內路「新港社」係族民,移居此地定居。「鄒族」原住民,終於被迫驅逐遷移澳陬深山重建家園,安身立業。
  康熙四十二年福建汀州縣民,又招募一批鄉黨壯丁二百餘名。背鄉離井、拋棄土地貧瘠、生活困苦的家鄉,東渡蓬萊仙島移植「施里庄」領域。
  翌年唐山漢人,接踵而來定居「施里庄」,逐漸形成新聚落社區,大部分唐山漢人,可分為漳、泉兩大族系,初期移植漢人,總是和平相得益彰,跟平捕族民共聚生活。爾後,開始根平埔族民女締結婚姻,相切關照,租田耕作共存開拓新天地。至乾隆初期平埔族民,漸漸被漢人同化開始學習漢俗漢語等文化。
  未久又來一批蔡、鄭、陳姓氏移民抵達。一部分移動,向南方北勢,溪洲及北方圓潭,猴坪(溝坪)方面開拓安頓。
  漢人移殖初期即就地取材,運用現有的竹材與茅草為建材,蓋起簡陋遮陽避雨的茅草茨。暫時棲身安逸,其間田園農作物尚未成熟期間,僅暫時運用當地特質土壤,泥沙土混合的鬆質土地,又受地形環境限制,首先培植短期間農作物,選擇容易種植又適合環境生長的番薯,能提早收穫,提供族民止飢度日。
  隨後又尋找夢中樂園的新移殖民,大舉遷徒湧入,發現豐登碩大無比的番薯,開始下耕擴大耕作面積種植番薯,收穫後剉簽曬乾,又能長久儲蓄保存,將剩餘部份向外銷售及飼養六畜。
  為著生計多賺一點蠅頭微利,一位身穿烏色素裝台灣衫老阿嬤,慈祥和藹發出一道低沉的聲音,在土地廟前,交通要道旁搭蓋茅草涼棚寮仔,向往來關廟與里港之間商旅客,招呼歇腳休息、叫賣,來坐喔,食蕃薯顆湯喔,位旅客中午充飢。
  其後又新移民族群入侵,平埔族群領域後,欺負侮辱強佔園地,發生族群對峙爭鬥,為生存競爭,唐山漢人被殺害,又被放火燃燒草茨事件層出不窮。
  「施里庄」環境急速變遷,平埔族群一部分又遭受迫害搬遷隘口地方。依據當時生活環境,實質所斯,平埔語「施里庄」在唐山漢人閩南語讀音「死汝庄」為不雅吉語音,後被往來商呂客戶稱呼此地為「番薯寮仔」,久而久之被眾人成諾,易名為「番薯寮」地名之由來。
  尚其後,台灣匪亂、作姦犯科,各地匪徒被擊潰,作鳥獸散懼怕官方緝捕歸案,眾土匪逃竄往扼要,台鳳二邑犬牙交錯交界地,即內門與外門里兩地之間,隱匿集結形成盜賊的巢窟地。
  歷年來南北兩地匪徒互相串通,再度犯案擾亂地方安寧,當時生活在番薯寮居民戰戰兢兢過日子。陰影猶存,內心累積有素,恐懼土匪橫行,保持距離以策自身安全,免自找麻煩惹禍上身
  乾隆四十四年十二月番薯寮居民陷入煎熬環境中,日夜遭受不務正業的「羅漢腳仔」惡棍凌虐,痛心入股,眾議決心一狀呈文,提訴鳳山縣丞,陳述原委,於是縣丞接受人民訴願、行文,為嚇阻匪徒危害地方,而全面展開查緝靖安工作,豎立石碑告示一座。

  碑文曰「奉獻嚴禁羅漢腳惡習碑記」全文如下:

  特調福建台灣府台灣縣正堂加六級,紀錄十次際大功十次謝,為預絕棍害,乞准行縣照案已靖地方事,
  乾隆四十四年十二月初二日,蒙府憲萬信牌內開!乾隆四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,據該縣羅漢外門庄,生員凌崇岱、陳大觀、陳德貞、鄭長、陳文士、黃群生、卓文甡等,呈稱,竊岱等各庄欣逢盛世,安居樂業,毫非不染。
  冤有不事生業賭蕩之徒,綽號「羅漢腳」結黨成群,日為流丐、夜行鼠竊;身窮計生靡所不為。暮夜之間,且將病丐屍獸向殷實之家或丟田頭、園尾、街衢、路巷或移吊園頭樹木,藉屍嚇騙,又致差保到地查視,不肯收埋,強索分肥為害不淺。岱等外門居民寮廓,又兼與鳳邑交界,此弊更難支防,非蒙行縣嚴禁,幾被其詐,是弊先經于府治,商民李文興,于乾隆三十二年赴前府,憲鄒僉呈,蒙准行縣例禁在案。羅漢流棍,藐視王章,旋于三十七年八月內,有乞丐劉春等,在岱等地方內,抬一死屍,丟在鄭長園頭,勒索不遂隨投鄉保劉元合拏解,岱等抄案赴前縣主王僉呈,幸蒙按法究處,出事嚴禁在案。
  竊思岱等居庄山陬僻壤,奸匪遙瞻,若非准予縣示立石以防其漸,誠恐「羅漢」雜處,竊取五谷盜折芒蔗,若不順從殃必及身。造局謀害,民何以安?相率匍呈,等因,據此除批候行縣示禁止外,合飭(ㄘˋ)嚴禁。為此,敬仰該縣官吏,照依事理,速將凌崇岱等所承各情節,即日出示嚴禁,豎立石碑以垂永久,併飭差保驅逐流棍,如有流丐借屍嚇騙,立即嚴拏(ㄋㄚˊ),按法究處。茲蒙憲恩,合行出示嚴禁,為此示仰,闔邑諸色人等,知悉,自示之後,爾等務須各安成業,共為盛世良民。切勿遊手好閒,聚集賭蕩,鼠竊狗偷,以及移屍圖累,強行索詐,倘不改前非,一經訪聞,或被拏獲,定即按律重究!本縣執法如山,絕不寬恕。各宜凜遵,毋違!特示。
  乾隆四十四年十二月給豎羅漢外門番薯寮街。

  鳳山縣丞,為維護地方安寧,決心展開佈置法網,剷除危害地方敗類之地痞流寇逮捕歸案。
  該官方告示奉獻石碑一座,豎立在番薯寮街,土地公廟前交通要道路口,讓往來土地公廟參拜信徒,及路過歇腳旅客傳達官方告示,勸導羅漢腳流棍,從今必須放棄惡習,愛惜羽毛,以仁愛之心做個盛世良民,切勿以身試法踐踏法網,嚴厲懲辦遞解牢城。
  事至蔓延嘉慶年間,盜匪猖獗仍未消停,嘉慶二十二年十月(一八一八)羅漢內外門里士庶,提案興建天后宮之議,各廓落庄頭耆老共鳴,於是向各廓落居民,募得題緣金,總計三0八七銀圓。
  奠基,動土興建天后宮「媽祖廟」之後,地方長老建議,按照土地公廟前公告宣示石碑,複製一座「奉憲嚴禁羅漢腳惡習碑誌」,豎立於天后宮廟庭前,提醒告誡羅漢腳仔惡棍。
  道光四年二月,(一八二四)蕃薯寮街,興建天后宮「媽祖廟」終於竣工,江南建築風格,廟宇內部手工彫塑,彩畫雅致絢爛匠心獨具,為蕃薯寮街民信仰中心,每年農曆三月二十三馬祖(林默娘)誕辰,舉行廟會祭典活動。
  時代巨輪冉冉跟著時光向前推進,道光初期鳳山縣丞,派遣巡檢差保四名,進駐蕃薯寮街,協助維護地方靖安工作,不料諷刺事情,層出不窮,令人匪夷所思,人民竭望是在無恐懼安靜的環境中過日子。
  但卻是e官差保違反職守,未能秉持職責,展開公權力剷除土匪,治安整飾造成泡影,濫用權力,竟是連袂(ㄇㄟˋ)營私,貪墨枉法魚肉鄉里,欺凌平埔族民,若不順從,及拘禁押打苛虐等。聲名狼藉,聲浪傳至各廓落平埔族民耳際,憤怒仇恨加深,哀怨情緒終於爆發失控,導致差保引火自焚,被平埔族民殺害,其餘三名差保獲得訊息,驚惶失措,遁逃竄匿他里。
  隨後,令地方人民錯愕,靖安在度量起紅燈,各地匪徒,又蜂起變本加厲,繼續橫行蠶食鄉里。
  經過二十餘年歲月,蕃薯寮街信仰中心地標,天后宮重修擴建,于道光二十四年十二月(一八四四),將原豎立於廟庭前「羅漢腳」告示石碑,重新移位鑲崁在廟廂左前外壁。
  時至光緒年間地方上殷商耆老,憂憤,聯想是否地名不雅,而造成動盪不安,牽動人性墮落,不知羞恥,街民一致共識,為感化流寇向善,讓街民能享受安寧生活,於是光緒五年在改稱命名「歡慈寮街」。
  到光緒十四年,盜匪卻不思悔改、肆無忌憚、搗亂社會秩序,在行政文書上,再度易名稱謂「太平街」。
  光緒二十年(一八九四)八月一日,日本國向鄰近滿清宣戰,日本聯合艦隊擊潰,大清帝國北洋軍艦隊,于光緒二十一年四月十七日,清廷派遣代表李鴻章到日本福岡,馬關春帆樓與日本總理大臣『伊藤博文』,雙方簽訂條約,清廷承認朝鮮獨立,割讓鳥不語,花不香、男無義、女無情、巒峰野島,清廷官吏形容得一文不值得台灣與澎湖列島于日本國。五月二十九日,日本帝國『明治天皇』,派遣近衛師團,由北部鹽寮海岸登陸,六月二日在鹽寮海岸邊艦上,由李經與日本『明治天皇』,欽命特使『樺山資紀』將軍,為台灣新領地,首任台灣總督,完成交割儀式,正式列入日本新版圖,六月十七日,在台灣總督府舉行(始政)典禮。
  是年羅漢外門里,隨之屬台南縣鳳山支廳,在此設置守備隊,分遺一中隊,內設憲兵屯所,警察署、衛戍(尸ㄨˋ)病院。翌年施行民政。又恢復原來稱謂蕃薯寮地名,在行政文書上行使,設置番薯撫墾辦務署,署長石母田正輔。
  前滿清政府對台灣治理政務,根本未善盡長遠規劃,造成區域性治安不堪,居民寢食不安,流寇猖獗,番薯寮街民就是居住在此,漣漪動盪環境中,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。
  日本領台軍隊,駐屯番薯街後。街民被匪徒欺凌,開始有了轉捩點。
  明治二十九年八月十六日,群馬縣人氏、陸軍二等兵有木左太郎,首難被匪土殺害,為國殉職犧牲寶貴生命。
  但在番薯寮地域,惡名昭彰的盜匪,已形成有組織的團隊,打家劫舍,掠奪過路商旅財銀,手段毒辣凶惡無比,猶如燎之火,一直蔓延燒到日本領台時代初期,能為消弭繼續發飆,夜慕低垂,家家戶戶緊閉門戶,不敢跨出雷池一步。日本當地駐軍,為維護社會秩序,迄至明治三十八年間,剿匪靖安工作終於圓滿達成。
  在討伐靖亂十年期間,日本軍憲警,為捍衛地方安寧,前仆後繼,不幸殉職三十三名,每年四月三十日,立祠祭祀,在靖國神社祭拜英靈,左側設置三十三士集體墓園供來者參祭拜。

三十三士碑文『原文』

翻譯中文
旗山街,位置在旗尾山西南方,相對峙著鼓山公園的山丘陵上,蔥翠茂盛想思樹林中。剛領台初期,迄至明治三十七、八年期間。從事地方上靖安消弭匪賊工作而前仆後繼殉職犧牲三十三名義士,在此地點豎立石碑一座,安撫英靈,於每年四月三十日舉行,招魂祭典英靈儀式。

  明治三十七年(一九零四)日本政府,計畫埋設地雷,委託台北兵工隊及兵器支廠作試驗,分配宜蘭,深坑,桃仔園(桃園)、苗栗各廳(蕃界)險要地。
  明治三十九年(一九零六)配設於南投斗六,番薯寮(今旗山)台東四廳,在官方公文上,又記載著『番薯寮』地名,是否繕寫之誤。
  大正九年七月二十七日,台灣地區行政制度轄區下,重新釐定劃分為五州,台北州、新竹州、台中州、台南州、高雄州、二廳,花蓮廳、台東廳,下轄三市、四十七郡。
  番薯寮隸屬高雄州管轄,更名稱謂高雄州旗山郡旗山街,旗山街地名重新更換之由來。
  『旗山』地名之由來,旗山鎮在滿清時代,據台灣府誌,記載『旗尾秋蒐』榮獲台陽八景之一。而『旗尾山』海拔三六八.五公尺,相似一面三角形蛟龍古先鋒,衝鋒陷陣,飛舞飄揚的旗幟,將旗尾山中間『尾』,中間『尾』字去掉,留下頭末兩字『旗山』,來命名當地稱呼地名之由來,原本由平埔語『施里庄』地名一直演變更改七次迄今。
  今中山公園旁邊,雕塑公園一隅屹立一座,日治時代『駐軍紀念碑』,碑文記載當年史蹟,台灣政隸之初,賊氛未靖,步兵中隊駐屯此地,當捍衛之重寄,凡二十餘年,今也匪賊絕跡,教化覃敷民心歸一,安居樂業不可不追,惟皇軍功績,茲當始政四十週年,特此建碑記以昭告來者,銘曰:兩山對峙,旗鼓堂堂,瞻仰遺躅,閘發幽光,碑以紀績,萬古流芳。皇紀二五九五年(一九三五)昭和十年,帝國在鄉軍人會旗山分會。

* 附註:旗山鎮長邱武良先生,有日在中山公園內視察勘查園內公共設施,發現一塊長方形石碑,雕鏤『駐軍紀念碑』字樣,臥榻(ㄊㄚˋ)在荒蕪雜草中,是日治時代遺留物,已有七十年產物,紀錄旗山地區重要歷史足跡文獻,而歷屆地方首長未覺察重視光復後被破壞,任其躺臥五十餘年寒暑歲月。鎮長邱武良先生,有覺為一見地方重要文獻,經重修屹立在彫塑公園一隅。今又重現天日,為地方文史學術研究者重要見證文獻,與後世來者緬懷思古題材。
  旗山鎮長邱武良先生,任期中一向重視地方文化與古蹟文化維護。不遺餘力令人欽佩讚譽,功德無量。

相關資料:


回作家首頁】【回旗山奇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