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知音∼函塵之音


  夢想如果突然就在眼前實現,我會偷偷的把很高興藏好來,絕不再像少年時那樣,總是在最後只剩笑話,尷尬收場。
  從小就一直夢想著能有機會和作家一起坐著聊天,請益寫作方法、表達技巧,想不到竟然能有實現的一天。真是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,一緊張起來頭腦便是一片空白,連煙都不大敢拿出來抽,真是好笑的中年郎,還好有握到手。
  很感謝Jessica昨晚特地撥出時間,引見名作家〔六月〕劉小姐。這種無法形容的驚喜,真是讓一個中年郎深怕失禮、搞出笑話,差一點從桃園開車回中壢換過衣服。當時因在桃園忙些公事穿得很輕便,臨時接到琳電話通知,已很難再回家換洗,又基於時間上的考量,只好硬著頭皮往台北松信路出發,臉也沒能先好好洗一洗, 抹抹粉、噴個香香的。( 至少也先去把白頭髮染黑 )
  看起來還很年輕的劉小姐,用一句平易近人的成語來形容她很是貼切,一點架子都沒有。親切的笑容;可以邊喝茶邊笑著聊天。沒有高姿態;熟知現代年輕人現在的模樣。 若非認識,絕對看不出來她就是常在報紙副刊上發表散文與新詩的才女〔六月〕。
  與劉小姐聊天時有一種很強烈的感受,會勾引起學生時代那種看著國文老師輕鬆念課文時的表情,奇怪?就這麼簡單為什麼我都只能偶爾超越七十五分。霎那間,竟然不知該如何聊起?還好她點了幾首歌找Jessica合唱。
  她們合唱了一首「月亮代表我的心」,我也輪著唱了幾首,稍微解開緊張尷尬氣氛,畢竟這是我的第一次真實面對面與名作家喝茶聊天。(有時不知說什麼好,狂點歌唱唱也是妙方,因為可以把頭低低的面對點歌本,一直假裝是在找歌,發個呆。)
  在這堨眸楣O下劉小姐送給我的兩句話:寫的天花亂墜沒關係,但要言之有物;寫很長也好,但不要脫離主題。
  兩句話!就這兩句話,好像是園丁給了即將枯萎的小樹灌溉施肥一般。不過嘛!想我將來必定也不可能會是棵肥肥的樹吧。若能以自戀式的樣子寫來自娛,收藏在棉被堸蔓犒L個乾癮就好。那就當棵白千層好啦,這樹的臉皮也比較多層。
  最後要描述一下〔六月〕的創作。如:《驛站》我們是過客,在生命中的無數個驛站, 留下足痕........如:《含羞草》........阿彌陀佛,DON'T TOUCH ME!…….
  詩文簡潔有力,短短幾行就能詮釋主題,真不愧是名作家,她的文采好比是座山,蘊涵豐富的寶礦,值得讀者開採,擁有迷人的森林,而四季如春。
  那我?我應該是還在學搓揉麵粉做饅頭吧!阿彌陀佛,啊!好像明明就有加發粉了呀!怎都不會蓬起來?
PS:自知偷太多也不好意思,以上稍微偷抄幾句就好。外加記上【六月JUNE`S 文學小花圃】網址 http://www.chi-san-chi.com/2culture/writer/june/miss_june.htm以供各位三不五時上去偷偷瞄一瞄用。再次感謝Jessica與劉小姐一圓我的夢想,我去翻歌本了。

發表人:函塵之風
發表時間:2005/04/21

【六月註】
Jessica(鄭月霞)是我在中經社服務時的老同事,而函塵之風是她們網路家族的家長,喜愛文學,阿霞笑說他也是我的「超級粉絲」之一,一直要安排我與他見個面。4月19日那晚,他們有個網聚時間,誠摯邀請我參加,我欣然接受他們的邀宴及歡唱,度過一個很特別的夜晚,謝謝這些可愛的朋友帶給我的溫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