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 是 一 首 歌 / 鄭頻

       ----我讀六月的「捨不得長大」


  愛是一首歌。何只是餘音繞樑? 更因出於誠摯,最是扣人心弦。六月說:「因為寫作,我比以前更懂得怎樣去體驗人生,在愛自己外,也學習去愛、去了解別人。」


鄭頻(左四)與文友合攝於台東三仙台海濱


  我細讀她的新書 ---- 捨不得長大,更彰顯了她的說法,她的確是個心中有愛,也十分懂得珍惜和體貼的人。
這本書寫她的諸般情緣,不論是父母手足、師長同學、夫婿兒女,由於情真意切,故多有可觀之處; 也寫家鄉故居、蔗園小溪,今昔相較,多有感觸,在緬懷之中仍不失溫柔敦厚。
  它的特色在於: 平實的文字中,蘊含了溫暖。不只自然易讀,也給了我們省思和啟迪,頗有與故人相晤的情趣。沒有激憤之語,沒有張牙舞爪,娓娓述說了今生緣遇,不論是人、物或事,都呈現一片和煦的春陽,帶來希望和快樂。它是親切的,讓人樂與接近; 它是平和的,像秋日堛熄陴H風輕。
  「看「紅燈」吃飯的人」寫的是在行車頻繁的十字路,等著紅燈亮起,好向駕駛人兜售香花的小販。每回開車經過的六月都免不了有所感慨,富同情心的她真不知是否會因幫助他們,而在無形中助長了花販們從事這危險性高的賣花生涯? 最後,她無奈地說:「我有個心願,希望他們早日出頭,早一天從十字路口消失,不必再戰戰競競的看紅燈吃飯。而在他們未「消失」之前,且記得在經過他們身邊時,儘可能輕踩油門......」可見六月的悲憫情懷。
  她寫含笑花,用詞活潑生動。「妳的香氣是特別,在有暖暖的冬日烘托下,把妳捧在手心上香個不停真是無上享受。妳知道麼? 每天聞到妳那香甜馥郁的味兒,我就好想咬妳一口哩。」讀來很有童趣,益發覺察作家的赤子之心。寫草花,點出了含意深遠的篇旨:「春天並不是有燦爛外表的花族們的專利,平凡如它們,也有訴說不盡的春天的故事呢!」她擅長在細微處,以不著痕跡的手法提醒我們: 要珍視生命,活得坦然。
  寫自家種的桃樹竟也結出桃子的驚喜,她的領會是:「想想屋頂上都可以種出桃子來,我們實在沒有理由不對未來的日子充滿希望,更沒有理由對生命有所懷疑或抱怨。」給了我們信心,也鼓舞了我們前行的勇氣,即使遭逢挫折,也不應灰心絕望。......天地間的有情最足以動人,六月用心地擷取生活中的點滴,形諸筆墨,看似平凡無奇,細究來,卻處處是溫馨。「捨不得長大」這本書正是她送給我們珍貴的、愛的禮物。讓我們一起來聆聽,六月以全部生命的愛為我們所唱的歌,像陽光下蜿蜒的清溪,在低低吟唱堙A滌盡了塵俗,讓我們保有心頭的澄澈清明。

( 原載七十八年十月十五日 台灣副刊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