旗山最高神寺-竹峰寺補述

圖文:曾中宜

回旗山奇首頁

  俗語說:「山不在高、有仙則靈」,旗山地區就擁有如此美好仙居環境,新建漂亮大型廟宇密度之高冠全臺。位於旗山中心點的「竹峰寺」,祀奉主神為「觀世音菩薩」,行政區域地址是:旗山鎮竹峰里文路五十四巷四十號,該寺主神據該寺沿革誌說,先人隨鄭成功入臺時,迎自舟山群島南海普陀山「普濟寺」寺內古佛三媽,來臺幾度輾轉,於清時(筆者認定)隨墾民迎奉至「蕃薯寮」。
  原本是早期墾民家中守護神,後因神威顯赫,改採「爐主制」,輪流供奉值年爐主家。到了日治時代明治三十八年(清光緒三十一年、1905)眾議出力蓋一草壇奉祀,起初命名:「寶同寺」,到了丙辰年(大正五年、民國五年),因神威廣被,信眾集資重建瓦頂磚造式廟宇。當時在旗山市區,廟觀是僅次予媽祖廟之閩南官式巍峨廟宇,並因應四週環境景觀改名為「竹峰寺」,有大正六年(丁己年)篇一幅為証。
  「竹峰寺」於民國四十五年地方人士曾經重新整修增建一次,但到了民國七十七年間,莊嚴古樸的廟宇一碰到廟會,內殿就顯得地方狹窄,容納不下大量湧入香客、信徒,而且原為蕉園的四鄰均已起造高樓大廈,小廟就顯得矮小、寒酸。就在這個時候,信眾陳炎杜、陳勇、范仲斌、郭梁、劉勝雄等人因營商時,曾祈求「竹峰寺觀世音菩薩」庇佑,後感事業、家庭、工作的順利,「觀世音菩薩」助益良多,即主動結合,發願為「竹峰寺」重新起造更新式廟宇。參與者尚汲汲努力於從事各項行業仍不辭辛勞,利用時間透過各種方式向各界、地方熱心人士籌募重建基金,希望予以改建成一棟雄據旗山地區特殊景觀廟宇。
「竹峰寺」從民國七十七年取得建築執照,八十三年間完工,這六年中,廟產管理人范仲斌稱:因為當初大家商議的結果,一定要蓋一棟能讓子子孫孫永遠拜祭神廟,因此在構圖上花了非常多的心思規劃,甚至經費也是超出他們的能力許可。尤其定案時,大家尚猶疑不決,但「佛祖」竟然降鑾說:「為了長遠,經費不用擔心,照計劃推動」。大家只有照「佛祖」指示,邊蓋邊再募款,原先希望能以十二年(生肖一輪)的時間完成整體建築,也因為有充分時間,因此建築、監工、材料取得使用非常細心,有些興建之初大家不敢想的,竟然在有如神助中完成。


舊竹峰寺


現竹峰寺


竹峰寺古匾


竹峰寺古佛


  譬如一、大殿中的「千手觀世音菩薩」,雖為佛祖指示:「要求用實心樟木,雕刻千手千眼」。佛祖此意一下,大家即分頭工作,外部工程完成時即找雕刻師,於是有人建議,臺南市陳正雄的佛像雕刻,名聞中外,有歷史價值性。陳正雄接召來到「竹峰寺」,一看環境,算出法相尺寸要廿六尺及雕工為期五年,光是法相費用就需要一八00萬元。大家盤算一下,均面面相觀,不敢下決定,只有再請示佛祖,佛祖仍一句話:「經費不用擔心,而且木料務必用臺灣出產的樟木」。
  這下大家頭更大,臺灣高山林木已經禁伐多年,那裡去找如此巨大古樟木,但冥冥之中就有如神助。費了多時,正不知材在何方時,忽然有一從事貨運司機來告知,嘉義有一木材商家中留存禁伐前七支取自大武山之古樟木,幾個主事者聞知立即會合趕往。木材商見到他們稱:該批木料早先已由日本人木材商來看過,預定今日中午在嘉義某餐廳議價決定買賣。但昨他夜夢中似乎有一「全身穿白衣女子」來向他託夢,告知:「明日早有旗山方面的人會來買樟木,希望他能盡力成全」,因此他一直延遲赴約時間,沒想到與夢境完全一樣,於是二話不說,立即答應將七根中最完美的一根實心樟木留給他們,剩餘六支有瑕疵的,結果也全被日本人高價買走。而且據廟方稱:「九二一」大地震時,寺內物品隨大地震搖晃的非常利害,甚至掉落地上,唯他們最擔心的站立式「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」神像,完全紋風未動,甚至於發出異像,似乎在為信眾解危,後來查知損害最嚴重的中部地區,曾出錢出力的信眾均平安無事,令人稱奇。


竹峰寺千手千眼佛祖(圖:柯坤佑)


整修過的千手千眼佛祖(圖:柯坤佑2003.6)


從上面看(圖:柯坤佑2003.6)


  譬如二、當大殿中的「千手觀世音菩薩」完成後,襯托的背景「毫光屏」彩繪壁畫,耗資也需要一六00萬元,大門口四面超級門扇,經費共要一五00萬元左右。以上兩項工程計劃進行,隨即有人因感應「觀世音菩薩」福報,前來捐款,寺方在經費足夠下,門神部份即商請曾得「薪傳獎」的潘岳雄先生前來施工,門神是以五度彩繪描繪,外層以日本進口的壓克力覆蓋保護,范仲斌先生說,這些建築,非常有藝術價值,用意仍使香客前來,除了參拜以外,能讓人感受出佛、道教藝術氣息。
該寺另有四件非常特殊的神物,除「寶同寺」寺印一枚,運籤板三塊外,一件即是民國五十八年前往大崗山超峰寺謁祖,超峰寺惠贈的古香爐(筆者認証為日治大正五年產物,因香爐兩側有【丙辰年、臺南市】字樣)。另一即是三樓凌宵寶殿玉皇大帝前的神桌,該神桌是曾供擺「天后宮」的「天上聖母」用神桌,為什麼「天后宮」的「天上聖母」用神桌會跑到「竹峰寺」來。


竹峰寺古香燼

緣起:太平洋戰爭發生後,日本政府為消滅台灣人的民族意識,加速皇民化運動的推展,假藉寺廟整理,強佔天后宮,成立皇民奉公會,但「竹峰寺」當時有僧眾主持,與日本人崇拜的「宗教」同一宗教脈派,因此沒有受到日本人的排斥,而逃過了此劫。「天后宮」的「天上聖母」在有心人士保護下,被收起送往「竹峰寺」隱藏,直到日本戰敗,「天上聖母」重回「天后宮」,而此打造於大正十五年(民國十五年)的神桌也就留下來當該寺紀念物。


竹峰寺神桌


二樓拜觀音(圖:柯坤佑2003.6)


三樓拜玉皇大帝(圖:柯坤佑2003.6)


三樓上遠眺旗尾山(圖:柯坤佑2003.6)


  談到「竹峰寺」寺前左方另有一座「九蓮祠」,「九蓮祠」也有其非常特殊的典故,但整個典故確跟臺南縣北門鄉南鯤鯓「五府千歲」左側「萬善祠」、「嬰仔公」有非常相似之處。緣起:九蓮姑娘,本姓「郭」,溪州人氏,事親至孝,有一日在楠梓仙溪溪邊牧牛,不慎遭洪水沖走,家人沿溪往下尋找未尋獲。很奇怪的事,九蓮姑娘竟是逆向飄流卡在現在五堡溪建祠之山溪下方,在早期資訊不發達時代,發現居民因看沒有人前來認領,就地草草埋葬。後來九蓮姑娘向娘家託夢,她已被人埋葬在旗山五堡山溪邊,該處居民也因九蓮姑娘落水是逆流至該地頗為稱奇,而且奇異的是,九蓮姑娘曾多次顯靈救附近落水孩童,因此居民及溪州人出資隨後予以建神碑,並在其往生日農曆八月一、二日演戲祭拜,據說溪州娘家族親每遇祭日也必前來拜祭。
  另據范仲斌先生說,當「竹峰寺」明治三十八年(1905)欲重建廟宇時,「觀世音菩薩」親駕大輦,東選西擇,南偵北探,結果選擇「九蓮祠」此地,當時該地竟然發出閃閃豪光,後來查知該地已為「九蓮姑娘」所得,因此建寺首先遭到九蓮姑娘拒絕。范仲斌先生的說法是,現廟地,在清時先民入墾「蕃薯寮」,是旗山地區荒埔。九蓮姑娘早夭,家人將她交給「土公仔」處理,「土公仔」帶至此,看有五堡溪邊有一現成牛洗澡滾出的現成坑洞,即將「九蓮姑娘」放進去予以埋葬,等「觀世音菩薩」找到該地吉穴時,九蓮姑娘以此處為我先居,拒絕「竹峰寺」使用。後經過天后宮「天上聖母」出面協調,以該地為「毛蟹穴」屬吉地,雖為九蓮姑娘先得,如加上「佛祖」入居,定可大增法海;而且以為「九蓮姑娘」建廟及「信徒拜佛祖就會拜九蓮姑娘」兩項條件說服,才獲九蓮姑娘首肯,廟完成後,當然「竹峰寺」、「九蓮姑娘祠」香火也隨之更興盛,威靈更遠播,並為旗山地區居民守護神。

詩人曾景釗寫了一首「旗山九蓮仙姑」:

童真證道九蓮姑,
地蔭金身瑞氣敷,
鼎盛香煙綿俎豆,
蕉城濟世肇宏圖。


九蓮姑娘舊廟


九蓮姑娘舊廟神位


九蓮姑娘